无相之云,雕塑与生命之间 / Massless Clouds Between Sculpture and Life

teamLab, 2020, Interactive Installation, Sound: teamLab

无相之云,雕塑与生命之间 / Massless Clouds Between Sculpture and Life

teamLab, 2020, Interactive Installation, Sound: teamLab

这个巨大的白色团块形成的雕塑,犹如超越了质量的概念一般,既不顶天也不立地,静静地漂浮在空间的正当中。这个漂浮的雕塑存在的轮廓是模糊的,它既可以被粉碎变得更小,也可以粘在一起变得更大。 人们可以将身体沉浸到这个雕塑中,即使被人们破坏,它们也会如同生命一样自我修复。但当团块被破坏到超过它自我修复范围的上限时,它也会像生命一样,因为来不及修复而渐渐崩溃。而即使是人们想要移动这个雕塑,用手推它,也无法使其移动。如果扇起风,它甚至会破碎成一小块一小块。 人们会领悟到,人类的简单物理行为是无法使其移动的。

石头以及迄今为止人类制造出来的事物本身具有稳定的结构。当我们把石头放在一个与外界隔绝的密封盒子里时,它仍会继续存在,但生命如果被放在这样一个密封盒子里里,就无法维持它的存在了。生命,其自身并不具有结构。

生命就像一个在海洋中诞生的漩涡。漩涡并不是由其本身来保持稳定结构的,而是由水从漩涡的外面流向里面,又从里面流向外面这样持续的流动而创造的,由水的流动带来的能量所创造出来的结构由此得以维持下去。
漩涡是在水流之中的存在,它所存在的轮廓也是模糊的。

生命也从外部吸收物质和能量作为食物,向外部排放物质和耗散能量,形成一个有序的结构。 生命是物质和能量流动中的存在,像漩涡一样,其存在的轮廓是模糊的。
生命是物质和能量流动中的一种神奇现象,而生命的结构就是这种流动所创造的能量秩序。

在这个空间里,从物质上讲,只有非常普通的肥皂、水和空气存在。 这些气泡是肥皂泡。
从现今的生物学角度来说,这并不能被严格定义为生命,但如果一个物体以细胞为组成单位,能进行新陈代谢并自我繁殖,我们姑且就称其为生物。 换句话说,所有生物都是由细胞组成的。所有细胞都被由脂质双层结构组成的细胞膜所包围。双层结构的外侧具有亲水性,双层结构的层与层之间则具有疏水性,双层结构所包裹的外部与内部都是水。与细胞膜具有相同结构的脂质双层囊状结构物,被称为囊泡。
肥皂泡也是包裹在脂质双层囊状结构中的囊泡,构成这个雕塑的气泡,在结构上与细胞膜相同。不过,气泡的脂质双层结构与细胞相反,双层结构的外侧具有疏水性,双层结构的层与层之间则具有亲水性,双层结构所包裹的外部与内部都是空气。也就是说,如果细胞是水中的囊泡,那么气泡就是空气中的囊泡。

空间被肥皂泡填满,通过一个奇异的环境,在场内创造出一种能量秩序。 这样一来,一个巨大的白色团块从泡沫海中诞生,漂浮起来,静止在半空中。
这个雕塑可以说是与生物学上最小单位的生命体细胞具有相同结构的物质,通过一个奇异的环境由能量的秩序所创造出来的。